普洱新闻网提供: 10年有余,普洱茶的阴影挥之不去

普洱新闻网提供: 10年有余,普洱茶的阴影挥之不去 跟普洱茶相识,甚至都不能说上是缘分,因为我们的第一面并不那么美好,这要回溯到10年前,大体是2010年的1月份,因为天士力公司来到普洱茶的胞衣之地,普洱茶的故

普洱新闻网提供: 10年有余,普洱茶的阴影挥之不去

跟普洱茶相识,甚至都不能说上是缘分,因为我们的第一面并不那么美好,这要回溯到10年前,大体是2010年的1月份,因为天士力公司来到普洱茶的胞衣之地,普洱茶的故乡—普洱市

2010年的普洱茶,经历了2008年普洱茶暴风雨的冲击,很多茶企都处在风雨飘摇之中,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暴风的中心是中央电视台和部分媒体报道普洱茶的加工环节连起码的卫生都得不到保障,比如普洱茶中吃出头发、鸡毛、甚至动物粪便,更不用说农残超标的问题,这就是我对普洱茶的第一印象,从此以后,这个糟糕的印象到了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限的地步,比如市场炒作之风、一片茶价格疯狂到无以复加的高度,又比如连锁加盟风起云涌道如今哀鸿遍野的,还比如市场上大师遍地但都各昧良心坐收渔利的,总之,那个时候的普洱茶就像战国时期,杀伐连连,各显神通,直到如今依然没有诞生普洱茶界雄主,让人莫名叹息。

以上都是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任何印象的感知都不如味觉的敏感,直到2010年的某一天我走近普洱市茶源广场的一家茶馆后,我对普洱茶厌恶感更加不可名状了,可能当我踏进茶馆那一刻起,店主就认定我是一个小白,对于小白的套路他们也是手到擒来的,茶艺师的牌面自然是足的,我们一起喝的茶自然也是上好的,摆在博古架上的普洱茶都名声显赫,一切都让人感觉今天喝到他家的茶是物有所值的,作为小白的我飘飘然带上他家一片所谓的中茶20年红印飘然而去,直到2012年的一天,我在贵州遇到一普洱茶老鬼,相谈甚欢,自然要喝点上好的普洱茶,朋友看到我的20年红印喜出望外,但当朋友揭开绵纸后,若有所思地问道:兄弟,能说说这茶的来历吗?于是我和盘托出,朋友把纸从新包上,轻轻说道:你还是拿回家去喝吧,到我这里,还是喝我的茶为好。我一切都明白了,我被普洱茶江湖的,直到如今我都对所谓的年份普洱有强力的鄙视感,不是不喜欢年份普洱,而是普洱茶江湖没有了规矩,连起码的节操都没有,这样的茶,喝着还有什么意思呢?这是普洱茶的味觉给我上的第一课,感觉节操其实就在味觉之间,之后的故事我们慢慢演绎。

之后的时间,去过大家认知的所谓普洱茶界名声赫赫的大厂,看到他们乌烟瘴气还设置所谓保密车间、保密配方的生产现场,说实话,在沿海数年工作,见识的都是窗明几净的车间厂房,我深深怀疑我不是走在一个食品加工车间,这个饼是通过一张薄薄的绵纸包装然后就直接进到你的茶壶,然后就进到你的口腔喝肠胃,乌烟瘴气的现场很难与食品加工联系在一起,铁铲戳起水泥地面吱吱的声音与空气中浑浊的粉尘融为一体,尤其是地面发酵后产生的粉尘让人无法判断有哪些污浊物又与之融为一体,更不用说农家小作坊发酵的茶了,那段时间,我是绝不喝熟茶的。

这就是我之于普洱茶的第一印象,视觉上无法与食品卫生挂钩、味觉充满了狡诈与谎言,交易上充满欺瞒和唯利是图,所以,我与普洱茶的相识并不是一段佳缘,直到小马之家茶友会的创立,我认为,我与普洱茶可能要开启一段佳缘(未完待续)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标题:普洱新闻网提供: 10年有余,普洱茶的阴影挥之不去 |http://www.wc10086.cn/284896.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