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将如何改变青藏高原小县城的就医难题?

原祎鸣 青海省玉树州囊谦县, 记者 | 原祎鸣 这是一个坐落于青藏高原上,平均海拔为4500米的小县城。这里四面环山,云雾远远地飘在挂满经幡的山间,随处可见的寺庙里从不缺虔诚地转经诵佛的藏民,对游客来说,这里

原祎鸣

青海省玉树州囊谦县,

记者 | 原祎鸣

这是一个坐落于青藏高原上,平均海拔为4500米的小县城。这里四面环山,云雾远远地飘在挂满经幡的山间,随处可见的寺庙里从不缺虔诚地转经诵佛的藏民,对游客来说,这里民风淳朴,云朵触手可及,不可不谓“人间天堂”。

从玉树前往囊谦县的路上 图片来源:原祎鸣

而对此地的13万居民来说,由于交通不便、经济水平欠发达,囊谦县的人民患病就医极其困难。当地只有囊谦县人民医院这一所医院,而这家基层医院的设备不够先进、医生水平不高、患者的依从性不强……

可即便这样,200公里以外的居民,也只能别无选择的来这里就医。

从前囊谦县人民医院只有一个科室,叫全科室。医生“十项全能”,接上断肢去接生,接完生再去缝合伤口,是这里的医生的日常。加上囊谦县地理位置偏僻,

记者 | 原祎鸣

教育资源难以普及,高学历医学生也不愿来工作,囊谦县人民医院的医生基本都是大专毕业。

“高难度的手术我们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操作,但有时候,最基本的手术我们也做不到规范诊疗。”囊谦县人民医院副院长扎西江措告诉记者。相比中国平原地区,囊谦县的医疗水平的确十分有限。

中国多地的三甲医院医生也曾来囊谦县志愿帮扶,这些志愿医生需要转乘多趟飞机,再乘车近4小时才能抵达该地。

而从平原赶往该地的的医生,都会遇到把程度或轻或重的高原反应——轻者胸闷气短、头晕脑胀,重者呕吐不止、头痛欲裂、整夜失眠,严重到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的人也不在少数。

“我们有次下去扶贫,

记者 | 原祎鸣

共去了四天,两天都在路上,还有高原反应,真正待在当地医院工作的时间只有大半天。”北京清华长庚医院神经外科专家郭毅主任回忆。

因此,志愿医生想要在高原操作一台高难度的手术、或与当地的基层医生进行高深的学术探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付出了巨大的人力和时间成本,却总是达不到想要的帮扶效果,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阻碍了当地医疗机构业务能力的提升。

外地医生“走进来”困难,基层医生“走出去”也一样不容易。

“以往我们的医生去外地接受培训,除了路途遥远,还需要面临资金、不能照顾家人和当地的适应等问题,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我们学习的积极性和效果。”扎西江措说。

扶贫陷入瓶颈,

记者 | 原祎鸣

在中国脱贫攻坚年2020年,阿里健康带领一支医疗“顾问团”来到囊谦县。也许改变了消费方式、社交方式的互联网,可以通过数字化医疗扶贫新模式,打破时间空间的局限。

10月13日这天,大屏幕上正在直播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急诊科主任医师李力卓的题为“群发伤、多发伤救治/创伤的重症监护”的课程,囊谦县人民医院的医生护士们都十分认真地听讲并做着笔记,培训结束后,学员们展开讨论,并完成课程考试。

囊谦县人民医院的学员们正在认真听课 图片来源:阿里健康

阿里健康资深副总裁马丽告诉记者,平时由于医生们比较忙,时间并不集中,学员们都是在各自的岗位上用“钉钉”平台看直播,实在没空也可以看录播。并且,钉钉平台可以下载课程的PPT和各种资料,基层医生们有问题也可以在线和讲师交流,自由度很高,效率也比实地指导要高。

尽管互联网打破时间空间的局限脱贫攻坚是一个好的思路,但是执行起来同样也要面临诸多困难。

首要问题是,

记者 | 原祎鸣

医生有没有时间来学习课程。

囊谦县人民医院的才旺南加副院长告诉记者,“在近些年来医院扩建的基础上,我院一共有68名医生,可由于囊谦县的医疗资源紧缺,我院年接待门诊量为10万人次,住院人数为4900人次。”医生的压力可想而知。

但医生们仍然珍惜着这次能提升自己的机会,才旺南加感说到,每个医生都特别积极地上课,很认真地做笔记,大家都没有白白浪费这个机会。

一名学员正在认真做笔记 图片来源:阿里健康

马丽也提到了对医生的鼓励性措施,在接受阿里健康的帮扶之前,囊谦县人民医院的医生并没有听说过“钉钉”。

在医生们都十分忙碌的基础上,阿里健康的项目负责人也考虑到了医生的学习积极性可能不强的问题,“我们会有一些奖励性措施,比如印发奖状、寄送知名医生的签名,优秀学员有特权可以在治疗患者面临困难的时候直接和专家对接等等。”马丽告诉记者。

另一大问题是,

记者 | 原祎鸣

仅仅线上授课,会不会出现课程并非“因地制宜”的情况?

和平原生活的人相比,高原地区生活的人的肺部和心脏等多器官存在细微差异,患病的症状和治疗方法也不尽相同。线下的走访是不可或缺的,阿里健康项目组在对点帮扶囊谦县人民医院之前,联合医生组织来到基层,进行扶贫义诊并调研。

在前期组织的义诊和调研中医生们发现,除了一些高原病,当地的主要需求在于常见病治疗水平的提高。

“在囊谦县时,县人民医院俄才仁院长一下子给我们列出了50多种常见病种的培训需求清单。”中国志愿医生发起人、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首席专家凌锋回忆道,“俄院长提高当地医疗水平的热衷期望,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囊谦县人民医院多位代表正在接受记者采访 图片来源:阿里健康

虽然阿里健康已经采用线上加线下结合等办法来落实脱贫攻坚,但高原治疗需要突破的难点还有很多,比如先进的设备无法引进,许多高原常见病例还是没有统一规范的诊疗办法等等。

这些都是需要长期攻克的难题,

记者 | 原祎鸣

所以在眼下的阶段,援藏支医米富海副院长向阿里健康负责人提议,将课程方向集中在普通常见的病例上,比如外伤的处置方法等。另外,由于基层医院的医生大多是大专出身,高深的课程大家很难听懂,米富海希望课程可以“更接地气”。

马丽表示,这一年的初步计划,是制定当年的58节课,课程讲师来自中国志愿医生等机构,每周会有一名专业医师,以一种疾病为主题,对该地的医生进行在线培训。但这个课程并非一成不变,阿里健康项目组会根据大家的学习情况和建议,每隔两至三个月总结一次,实时调整课程。

并非“合同制”,阿里健康的目标是打造一个长效帮扶机制,“我们这个帮扶不是说有结束日期,到年份就走人,我们在努力开拓新的多样化的手段,比如医生一对一远程病历讨论、远程会诊、远程查房和一对众公域大平台内容运营等模块。”马丽说。

钉钉平台的课程,

记者 | 原祎鸣

带给基层医院医生的不仅仅是专业能力的提升,更是把互联网运用到日常诊疗过程中的意识的提升。囊谦县人民医院的急诊主任尼玛江才告诉记者,从前的患者依从性很差,“一方面原因是基层医院的水平的确有限,患者不信任我们,另一方面是,很多患者离我院的路程有200公里,往返需要两天,患者很难做到按时来检查疾病的恢复状况。”

囊谦县人民医院急救中心主任尼玛江才正在上课 图片来源:阿里健康

阿里的数字化医疗扶贫新模式给了当地医生新的思路,囊谦县人民医院的医生会线上回访住院病人,问候恢复情况,也会建立“骨关节炎群”,“糖尿病群”等,医生会在群里询问病情、反复提醒服药注意事项、以线上打卡的方式督促患者们按时吃药等等。

线上加线下的个性化帮扶,已经在切实改变着囊谦县人民的生活。

据了解,目前,该帮扶模式已经推广至四川甘孜自治州、阿坝州松潘县和陕西渭南等地区。同时,阿里健康正组织医生在新疆于田县、洛浦县和墨玉县等地做线下的扶贫义诊和调研,即线上帮扶的前期准备工作,数字化医疗扶贫新模式正为越来越多的地区带来福祉。

马丽告诉记者,

记者 | 原祎鸣

阿里健康的目标是,未来三年,将数字化医疗扶贫新模式推广开来,覆盖中国上千个县的10万基层医生,惠及两亿民众。

标题:互联网将如何改变青藏高原小县城的就医难题?|http://www.wc10086.cn/326228.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