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新闻网提供: 幸福吉林 美好长春|高健:隔离病区第一梯队理应有我

吉林新闻网提供: 幸福吉林 美好长春|高健:隔离病区第一梯队理应有我 今年37岁的高健是长春市传染病医院感染科的护士长,长春市传染病医院作为吉林省首批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疗机构,承担着长春地区确诊患者和疑似

吉林新闻网提供: 幸福吉林 美好长春|高健:隔离病区第一梯队理应有我

今年37岁的高健是长春市传染病医院感染科的护士长,长春市传染病医院作为吉林省首批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疗机构,承担着长春地区确诊患者和疑似患者的救治任务。1月20日晚,高健作为长春市传染病医院第一梯队护理团队的护士长正式进入隔离病区,对新冠肺炎患者进行护理。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景,高健说,她并没有多余的想法,只是觉得作为感染科护士长第一批进入隔离病区是理所应当的。

感谢一同奋斗的姐妹

“在隔离病区,我们需要穿戴防护服、护目镜和手套,护目镜长时间佩戴会上雾、手套戴好几层扎针手感不好……一些在平时简单的动作,在隔离病区里都变得异常困难。”高健说,因为新冠肺炎患者在治疗过程中是没有家属陪同的,所以护理团队的工作量也直线上升,“我们不仅要专业护理患者,还要照顾患者的生活起居,为他们做心理疏导。”高健说,有一次,一位岁数偏大的患者在上洗手间时不慎弄脏洗手间,“我知道后就和保洁人员一起帮忙打扫,在隔离病区的那段时间,只要是需要我们护理团队做的、我们能做的,我们都会去做,也不分什么护士长、护士,大家都是姐妹。”

高健说,在疗区护理团队的每位工作人员都很认真负责,“我们虽然是临时组建的护理团队,但是大家非常团结,我们正常是4个小时一轮岗,但为了节约物资,我们每个人都会尽可能多干活,为接岗的人员减少工作压力。”高健说,初进隔离病区,她们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不过不管是穿戴防护服护目镜带来的不便,还是工作量的上升,每遇困难我们护理团队的姐妹都会齐心去解决克服,我也非常感谢我的姐妹们。”

护士眼里她像妈妈

在隔离病区中,高健最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一起进入到隔离病区的护士,“我们护理团队是临时组建的,各个科室的都有,最小的同事才25岁,作为护士长,我很担心她们在里面感染,当时我就告诉自己,把她们带进来就一定要再把她们平平安安地带出去。”因为担心护士们的安全,高健在完成日常工作的同时,还负责起大家的吃、喝、睡以及穿脱防护服的流程,“其实我们的护士在穿脱防护服上都是很专业的,但是我总是觉得不放心,所以她们每个人在穿脱防护服时,我都会在旁边监督。”

因为担心护士的安全,慢慢地高健也不自觉地越来越“唠叨”,“你赶紧去睡觉去。”“你的工作时间到了,该换人了,赶紧出来。”“你中午饭吃没吃?”“你赶紧洗澡去,别着凉。”……每一句听起来命令的语气中都包含着高健对大家的关心。第一梯队护士周红说,高护士长就像她们的妈妈一样关心着她们,“她会为我们提前调好淋浴室的热水,为我们泡好面,嘱咐我们注意身体,对我们的照顾无微不至,那时因为有护士长,我们都非常安心。”

如果需要还会再战

在第一梯队医护人员的共同努力下,1月30日,吉林省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连续两次核酸检测阴性,符合出院标准正式出院,当得知这个消息后,高健高兴得不知该说什么好。“现在回想起来都还激动,我记得那位患者在院期间的心理压力特别大,担心出院后邻居会有异样的眼光,我们为她做了很多心理疏导工作,患者能够治愈出院当时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鼓舞。”高健说,虽然在隔离病区里面的工作很繁重,但每当她们得到患者一个小小的认可都会高兴半天。

2月5日,第一梯队圆满完成为期17天第一阶段工作任务,虽然任务结束了,但是高健还时刻关注着疫情的变化,“休整时,我每天都盯着疫情的情况,还经常和第二梯队的同事沟通,交流经验。”高健说,那时如果有患者病情好转或出院,她也会跟着开心半天,“记得最后一名新冠肺炎患者出院时,我们的同事还开心地录制了舞蹈,我看着那个视频时,虽然很开心,但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休整结束后,高健又向院领导递交了一份请战书,“对于新冠肺炎,我有了不少了解,也有了不少经验,如果以后还需要我,我还会继续战斗。”

◆来源:长春晚报记者 王娜

本期编辑:彬彬

值班主任:梁爽

标题:吉林新闻网提供: 幸福吉林 美好长春|高健:隔离病区第一梯队理应有我 |http://www.wc10086.cn/326942.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