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通被指拖欠百位供应商货款 仍未走出存货高悬泥潭

原标题:被指拖欠百位供应商货款 仍未走出存货高悬泥潭 来源:投资者报 《投资者网》乔丹跨境通的出口贸易, 原标题:被指拖欠百位供应商货款 仍未走出存货高悬泥潭 来源:投资者报 相当大一部分通过旗下子公司环球

跨境通被指拖欠百位供应商货款 仍未走出存货高悬泥潭

原标题:被指拖欠百位供应商货款 仍未走出存货高悬泥潭 来源:投资者报

《投资者网》乔丹

跨境通的出口贸易,

原标题:被指拖欠百位供应商货款 仍未走出存货高悬泥潭 来源:投资者报

相当大一部分通过旗下子公司环球易购来完成。但在2019年,这项业务出现大幅亏损。公司将部分原因归咎于受国际经贸环境影响所致,但从同行的销售情况以及环球易购历年的业绩表现来看,公司出口业务早在2018年便现颓势,而非行业的整体下滑所致。

跨境通在业绩遭遇重创同时,还被众多供应商投诉拖欠货款,金额少则万元多则数百万元。近日,《投资者网》获悉,在供应商向对接的公司采购人员追讨货款时,对方直言已无钱偿还。但从财务报表来看,公司资金周转尚可。

2018年至今,

原标题:被指拖欠百位供应商货款 仍未走出存货高悬泥潭 来源:投资者报

跨境通股价持续下探,市值已跌去300多亿元。而资本市场给予跨境通的估值也极低,市盈率仅-2倍。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

出口业务盈利下降

跨境通2020年全年的业绩还未出炉,公司前三季度的营收和净利润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2020年前三季度,跨境通的营收分别为44亿元、45亿元、38亿元,同比增长-4%、1%、-7%,净利润分别为1.3亿元、1.4亿元、0.9亿元,同比减少40%、39%、46%。即便下降在个位数的收入能在全年转正,但降幅超过两位数的净利润或很难扭转颓势。

跨境通营收滞涨的关键在于跨境出口电商业务下滑。据公司2020年半年报,期内公司总营收90亿元,其中跨境出口电商业务营收56亿元,占比62%,下滑4%。而以环球易购为核心的跨境出口电商业务收入下滑是该业务失利的主要原因之一。据公司2020年半年报,

原标题:被指拖欠百位供应商货款 仍未走出存货高悬泥潭 来源:投资者报

环球易购出口营收36亿元,同比减少16%,虽然另一家子公司帕拓逊在跨境出口电商业务上贡献了增幅为29%、营收20亿元的业绩,但仍然难以扭转跨境出口电商业务整体下滑的颓势。

跨境通前身为百圆裤业,主营服装业务。在2014年,百圆裤业以发行股份及现金交易的方式,购买了公司现任董事长徐佳东持有的环球易购100%股份,大范围扩张跨境贸易电商生意版图,并在次年更名为跨境通,环球易购自此也成为了跨境通业绩增长的主要驱动力。据公司财报,2014-2018年,跨境通分别实现营收8亿元、39亿元、85亿元、140亿元、215亿元,5年时间涨了超过25倍,净利润亦是水涨船高,同期分别为0.2亿元、1亿元、4亿元、7亿元、6亿元,涨到了原来的30倍。

但从增幅上来看,上升势头却是不可持续的。2014-2018年,跨境通的营收增幅分别为88%、370%、115%、64%、53%,净利润增幅分别为0.1%、480%、157%、79%、-20%。至2019年,

原标题:被指拖欠百位供应商货款 仍未走出存货高悬泥潭 来源:投资者报

跨境通的营收及净利润双双负增长,期内营收为178亿元,同比减少16%,净利润为-27亿元,同比减少544%。就亏损原因,跨境通在财报中解释受国际经贸环境影响。

作为跨境电商行业的龙头,公司盈利下滑,是否意味着行业整体出现了亏损呢?答案是否定的。

2019年,同属跨境贸易电商行业的(600739.SH)、(600755.SH)、(002091.SZ)、(002183.SZ),虽然在营收及净利润增幅上有不同程度的下滑,但均未亏损。其中,厦门国贸的净利润为24亿元、江苏国泰为14亿元、怡亚通为1937万,而与跨境通营收规模相当的辽宁成大的净利润则为13亿元。

结合跨境通的财务数据来看,公司2019年亏损的直接原因系库存积压及存货跌价。2019年,

原标题:被指拖欠百位供应商货款 仍未走出存货高悬泥潭 来源:投资者报

公司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为27亿元,占利润总额比例为93%。值得关注的是,至2020年公司库存问题仍未改善。2020上半年,公司期末存货为54亿元,对比期初仅减少了1亿元,存货跌价准备相比期初则有所增长。而截至2020年三季报,公司的经营现金净额累计超过-5.9亿元,公司的商品在市场上是否还具备竞争力,要打上问号。

被指拖欠供应商债务

在跨境通的业绩大幅亏损后,关于公司拖欠供应商货款不还的言论甚嚣尘上。

在上,自2020年1月起,不断开始有供应商投诉环球易购货款逾期。一位公司名称为深圳市舟水创科科技有限公司的投诉者称,

原标题:被指拖欠百位供应商货款 仍未走出存货高悬泥潭 来源:投资者报

其为环球易购的供应商,自2019年8月起,环球易购一直未按合同约定付款,金额共计44万元。《投资者网》注意到,至2021年1月,该投诉进度仍显示“商家处理中”。

供应商王然向《投资者网》无奈表示,其已经与环球易购合作5年,目前也有一笔几十万的货款催讨3个月未果,对接的环球易购采购人员向他表示,目前公司资金吃紧,待有钱后再付。

但也有部分供应商讨回了欠款。一位匿名投诉者2020年1月17日在黑猫投诉上发起投诉,涉诉金额为19万,2020年1月22日便收回了大部分货款。但并非所有供应商都能如此幸运,上述受访的王然还向《投资者网》透露,目前和他一样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有数百个,涉及金额数亿元。《投资者网》统计发现,

原标题:被指拖欠百位供应商货款 仍未走出存货高悬泥潭 来源:投资者报

目前黑猫投诉上仍未收到货款的供应商占大多数。2020年1月至今,黑猫投诉上关于环球易购拖欠货款的投诉达100例,涉诉金额总计超过1200万,已处理的金额不到120万。

图:部分供应商投诉内容截图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网站

《投资者网》发现,有部分投诉者的涉诉金额仅有几百或几千元,难道跨境通资金短缺到连这点欠款都无力偿还了吗?从跨境通的财务报表来看,公司目前的资产负债率仅为49%,处在一个较为健康的水平,且公司在2020年末刚兑付完成一笔发行规模为3亿元元的债券。

在多次追讨欠款无果的前提下,上述受访的王然对《投资者网》表示,若公司不处理欠款,会向相关部门提起诉讼,欠款收回后将不再与公司合作。公司有能力偿还3亿元元债券,为何对供应商的催款诉求迟迟不予处理?就此问题,《投资者网》向跨境通求证,但一直未获回复。

股东3年套现超5亿元

在跨境通业务增长疲软之时,公司的大股东则加快了减持套现步伐。据choice数据,

原标题:被指拖欠百位供应商货款 仍未走出存货高悬泥潭 来源:投资者报

自2018年10月起,公司实控人樊梅花累计减持超过4000万股,套现约3亿元;公司董事长徐佳东则累计减持超过9000万股,套现超过2亿元。

图:跨境通高管持股变动部分截图 图片来源:choice数据

值得玩味的是,2018年10月19日,时任公司董事长杨建新、副董事长徐佳东以承诺收益为条件,倡议员工用自有资金买入公司股票并连续持有2年。然而就在该倡议发布后不久,杨建新配偶樊梅花便发布了减持计划。而参与以上增持计划的员工若至今仍持有股票,账面亏损幅度已达50%。

而站在投资者角度,除了主营业务不振、高管频频减持套现外,公司高管频频离职也应是值得警惕的指标。据公告,目前跨境通的董事长、财务负责人、董事会秘书均由徐佳东担任。而在2020年12月12日,

原标题:被指拖欠百位供应商货款 仍未走出存货高悬泥潭 来源:投资者报

跨境通发布公告称,徐佳东因涉及债务纠纷,其个人名下股份存在被司法强制执行、执行股权质押协议等被动减持的风险。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然为化名(思维财经出品)

标题:跨境通被指拖欠百位供应商货款 仍未走出存货高悬泥潭|http://www.wc10086.cn/413910.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