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保护愈加深入 ST抚钢虚假陈述案已有投资者拿

投资者保护愈加深入 虚假陈述案已有投资者拿到赔偿款来源:证券日报之声 证券日报网自2020年12月份以来,参与ST抚钢证券虚假陈述纠纷索赔的投资者陆续收到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直简称:沈阳市中院)一

投资者保护愈加深入 ST抚钢虚假陈述案已有投资者拿

投资者保护愈加深入 虚假陈述案已有投资者拿到赔偿款

来源:证券日报之声 

证券日报网

自2020年12月份以来,

参与ST抚钢证券虚假陈述纠纷索赔的投资者陆续收到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直简称:沈阳市中院)一审判决,在扣除系统风险等因素后,ST抚钢须对投资者投资差额损失的17%承担赔偿责任。由于部分投资者认为一审判赔比例较低,已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而未提起上诉的投资者,大部分已在春节前收到ST抚钢支付的赔偿款。

投资者陆续收到赔偿款

2021年2月11日,农历大年三十,营口的中小投资者董先生收到了ST抚钢证券虚假陈述案的赔偿款。法院判决ST抚钢赔偿其经济损失25290.11元,案件受理费4825元由董先生自行承担其中的4392.75元,由ST抚钢承担432.25元。

“当初去营业部打交易材料的时候,很多人都劝我别浪费时间,说根本打不赢,没想到现在终于拿到赔偿款。”虽然对法院判决的赔偿比例并不满意,

但在牛年春节前夕拿到钱,董先生还是很高兴。而回想起三年前ST抚钢事发时的惨烈一幕,董先生仍心有余悸。

2018年1月31日,农历腊月十五,也是临近春节,ST抚钢爆出一颗大雷。公司公告称自查发现存在存货等实物资产不实问题,自当日起,股票开始停牌。

ST抚钢再度复牌时已是2018年9月21日,因巨额财务造假和出现债务违约,ST抚钢股票连续18个跌停,股价从停牌前的5.5元/股最低跌至2.08元/股。交易数据显示,2018年10月22日至2018年10月26日,ST抚钢恢复交易的20个交易日中的最后五个交易日里,被集体“闷杀”的投资者趁着“开板”疯狂出逃,5个交易日共计成交2亿余股,换手率超过18%,近两成投资者悲惨“割肉”出局。

“复牌就连续跌停,

想卖都卖不出去,最后市值只剩下‘渣渣’,我就放那不看了,并开始联系律师准备维权。”董先生告诉记者,由于当时赔得太多,股票就一直没动,没想到ST抚钢重整成功后,公司业绩大幅改善,股价也一路走高,忍了三年,现在他所持有的股票已经盈利,公司给的赔偿款也已拿到手。

“我们代理的ST抚钢维权案件中,2020年6月首批起诉的案件目前已审理终结,投资者已拿到赔款。”北京市盈科(无锡)律师事务所律师齐程军告诉记者,2021年1月第二批起诉的案件目前已缴纳诉讼费,正在等待法院安排开庭。江苏剑桥颐华律师事务所律师韩友维也表示,由其团队所代理的最早起诉的一批投资者在春节以前就已经收到一审判决。

系统性风险扣除比例存争议

沈阳市中院判决书显示,ST抚钢证券虚假陈述纠纷一案,在确定投资差额损失与虚假陈述行为因果关系时,应当将虚假陈述之外的其他风险因素导致投资者损失排除在外。结合相关测算结果,

酌情确定系统风险等因素对股价影响为83%,ST抚钢应对投资差额损失的17%承担赔偿责任。此外,由于因虚假陈述行为所造成的损失属于破产重整债权,应参照重整计划制定的同类债权清偿条件进行清偿。对于沈阳市中院做出的判决,有投资者和参与本案的律师认为系统风险扣除比例过高,赔偿比例过低。

“由于系统性风险计算的复杂性和专业性,目前全国大部分法院几乎都是委托证监会下属的第三方专业机构进行评估,庭审中我们代表原告也提出评估申请,但法院却没有委托第三方机构进行评估,而是由法庭自己计算一个扣除比例,最终判决扣除83%的系统性风险,也就是说,沈阳市中院认为投资者83%的差额损失并不是由ST抚钢造假而导致的。”韩友维律师告诉记者,ST抚钢股票在造假被揭露复盘之后,曾连续18个跌停,给投资者造成巨大损失。收到判决后有不少投资者不服一审判决,已提起上诉。没有上诉的投资者虽然已经拿到赔偿,

但仍然表示要继续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其也正在帮助投资者准备相关的申请再审材料。

“我所代理的100多名首批投资者相对于实际损失的获赔比例最高为17%,但是大部分获赔比例都没有17%。”韩友维表示,在这样一个情节恶劣、金额巨大的造假案件中,沈阳市中院却认为投资者的大部分损失并不是由造假导致,而是由系统性风险导致的,更通俗地讲,是由大盘及板块下跌风险所导致,认为法院的计算评估出现错误。根据其从上海证券交易所调取的数据计算,从揭露日到基准日,上证指数跌幅只有10%,上证钢铁板块跌幅也只有26%。而同期ST抚钢股价跌幅达到42%。

“几乎全国所有法院在计算系统风险因素时,都会对比多个指数然后取一个平均数。”韩友维认为沈阳市中院扣除83%的系统风险明显评估错误。

齐程军律师也认为沈阳市中院在ST抚钢一案中系统性风险比例认定过高,

在计算系统风险的时候,沈阳市中院只选取同期跌幅最大的申万钢铁板块指数进行比对,大盘指数上证综指都没有选取。而且ST抚钢产品是军用特殊钢,和普通钢铁完全不同,用申万特钢板块指数(同期跌幅15%)和军工指数(同期跌幅14%)关联性更大,也更科学准确。此外,齐程军律师还认为此案中评估系统性风险一刀切,过于简单粗暴。

“由于每个投资者交易情况不同,因此目前评估系统风险时都是对每个原告用计算机进行单独评估,准确科学。大部分原告在2018年10月跌停打开时就卖出了,沈阳市中院却将系统风险计算到了2019年8月初。”齐程军律师表示,ST抚钢财务造假具有持续时间长、手段特别恶劣、涉案数额特别巨大的特点,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并造成重大社会影响。其所代理的以往案件中,

上市公司赔偿比例大多在50%以上,ST抚钢一审获赔比例为17%,大多投资者表示该比例过低。

“目前大部分法院都是委托第三方评估机构进行系统风险因素评估,但沈阳市中院却自行进行计算评估,并且,在审判中,沈阳市中院曾经委托证监会下属的评估机构进行系统性风险因素评估,不知为何却没有采纳。”韩友维律师讲道。

投资者保护愈加深入

韩友维律师表示,近几年来,随着监管部门加大对虚假陈述案件的查处力度,加强对投资者的保护,我国证券市场投资者维权方面出现显著的积极变化,投资者维权意识不断增强,案件审理也越来越规范。“前几年大部分投资者不相信可以维权,需要律师劝说,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主动联系,规模人数都不断壮大。”之前一个案件维权投资者人数总共也就几百人,而ST抚钢一案第一批判决的就有600多人,接下来还有一部分投资者要起诉。

对于我国资本市场投资者保护所呈现的积极变化,

齐程军律师也感受颇深。

“2020年3月实施的新《证券法》,设专章规定投资者保护制度,从立法层面为投资者提供坚强后盾。包括区分普通投资者和专业投资者,有针对性地做出投资者权益保护安排;建立普通投资者与证券公司纠纷的强制调解制度等。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为适应证券发行注册制改革的需要,新《证券法》探索了适应我国国情的证券民事诉讼制度,规定投资者保护机构可以作为诉讼代表人,按照‘默示加入’‘明示退出’的诉讼原则,依法为受害投资者提起民事损害赔偿诉讼。”齐程军律师表示,此外,法院的审理和结案方式或将有所调整,“电子卷宗+合并审理+批量结案”以及示范判决机制,可能成为审理模式调整的尝试方向。与此同时,法院也在精细化审理的趋势上更进一步,对于证券虚假陈述案件常见的争议焦点等问题有更加明确、清晰和有说服力的认定。

除了法制层面越来越全面,

投资者维权也很便利。

韩友维律师表示,凡是在2018年1月30日收盘后仍然持有ST抚钢股票的投资者都符合索赔维权条件,股票后期的上涨,并不影响维权资格,即便是一直持有到现在,已经盈利不再亏损,也可以就当时的亏损进行维权。

齐程军律师表示,在2011年4月14日到2018年1月31日之间买入ST抚钢股票,并在2018年1月31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的投资者都符合索赔条件,目前所持股票盈利的投资者也不排除在外,ST抚钢索赔案诉讼时效截至2022年12月11日,目前还未提出维权索赔的投资者应当尽快参与进来。投资者仅需提供开户确认单、对账单以及身份证公证书,专业的律师会对可索赔金额进行核算,确认符合索赔条件后,律师会准备好委托手续等材料给投资者签字,其余事项均可由律师代为处理,完全不用担心索赔过程的繁杂。

“这一类案件的特点决定了维权的复杂性,而且审理周期也很长,风险也比较大。”韩友维律师支持广大投资者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并提醒投资者不必担心和顾虑,可以委托经验丰富的专业律师来维权。

标题:投资者保护愈加深入 ST抚钢虚假陈述案已有投资者拿|http://www.wc10086.cn/432726.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