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明最年轻的老校长,做了一件大事

20多年前,一个画面挥之不去地烙在了范永刚的心里:在一间简陋的教室,一个小女孩抬头看向镜头,她稚嫩的小手握着铅笔头,两只大眼睛的眸中充斥着对学习的渴望。这是上世纪90年代摄影作品《大眼睛》中的画面。

崇明最年轻的老校长,做了一件大事

20多年前,一个画面挥之不去地烙在了范永刚的心里:在一间简陋的教室,一个小女孩抬头看向镜头,她稚嫩的小手握着铅笔头,两只大眼睛的眸中充斥着对学习的渴望。这是上世纪90年代摄影作品《大眼睛》中的画面。

从此,范永刚心里就有了一个情结:“我要去支教。”

20多年后,已是新海学校校长的他,来到云南临沧市临翔区大文中学任托管委员会主任。“照亮山区孩子的求学路!”范永刚暗暗下定决心:哪怕改变一个孩子的命运,所做的一切也值了。

改变在一点点发生

今年45岁的范永刚,已经有12年校长经历,是崇明最年轻的老校长。前一阵,大文中学放寒假,范永刚回到崇明,记者见到了他。肤色黝黑,平淡话语中透着一种坚韧的力量,2年多的磨砺,让他对大山里的教育有更为深沉的爱。

范永刚的教育帮扶故事要从2018年说起。

在距离上海3000多公里之外的西南边陲的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有一所地处城乡接合部的乡村中学——大文中学。2018年9月,为进一步推进崇明与云南临沧东西部教育帮扶工作,崇明教育局决定委派托管团队“接管”这所学校。范永刚二话没说报了名。

2018年10月14日,范永刚和范本华、王想龙三人组成的托管团队,来到大文中学。七彩云南,美丽山川,神奇梯田,在感叹大自然风光旖旎时,大伙被当地的状况震撼——由于家庭困难,不少孩子都是一双鞋子、一套衣服穿到烂,个人卫生习惯和学习习惯都比较差。“刚刚去的时候,教室里、宿舍里弥漫着臭脚丫子味,简直进不去。”范永刚说。

更让他揪心的是,大文中学里许多孩子,家庭教育严重缺失。一个班级41名学生,只有一名家长读过初中,还没毕业,其他的都是小学文化程度,而且单亲、离异家庭特别多,“有些村民宁可让孩子砍柴、种地,认为这比读书‘实惠’。”

扶贫先扶志 扶贫必扶智

他希望,用三年时间能让学校脱胎换骨。“孩子们除了学习知识,如何学会适应现代社会、树立梦想,是当务之急。”范永刚告诉记者,为改变学生们的生活、卫生习惯,托管团队制订详细德育计划。很快,学校策划一系列德育活动,通过大课间活动、温馨寝室评比等,使孩子们自觉行动起来。一段时间过去,学生们的仪表变得整洁,行为也变得文明,“习惯变好了,良好的学习风气自然而然就形成了。”

去年9月开学,该校控辍保学率基本达百分之百。这其中,少不了托管团队的努力。“教育帮扶,控辍保学是基础,要努力做到一个都不能少。”为了说服辍学学生重归校园,范永刚经常和范本华、王想龙、乐如雄三位副主任,挨家挨户联系,进山入村家访,打消家长顾虑,最终,辍学的孩子一个个回到校园。“一个孩子受教育,就可能带来一个家庭甚至一代人命运的改变。”范永刚说。

给孩子们“一堂好课”

自担任大文中学管委会主任以来,范永刚积极对接崇明各类资源,为这里的孩子送去温暖。

2019年3月,崇明区教育系统向大文中学捐助10万元,用于困难学生资助和教师发展;同时,上海梦想公益基金向该校捐赠一间价值20万元的梦想教室;同年5月,崇明区教育系统为该校捐赠6000余本图书杂志……

很快,学校变了样:教学楼、寝室楼全部翻新,杂草丛生的校门变亮;校园里建起标准化食堂和跑道、篮球场,曾经的旱厕变成抽水马桶。“学校从来没有这么漂亮过。”在学校工作多年的教师说。

“硬件设施上台阶,‘优质软件’如何在这里生根发芽?”大伙儿把推动教师专业成长纳入计划。

“大文中学教师有干劲,但是教育方法和观念比较落后。”范永刚说,关键是视野不开阔,“闭关”教学。他发现,由于地形地势所限,当地几乎没有教育教研活动,县城学校之间很少交流互通。于是,一系列教研活动逐渐成熟,通过外出学习、申报课题等方式,启发教师教学思路。教师小张说,自己这几年“进步飞快”。刚走上讲台时,曾经对自己的要求是“认真教书就行”,但来到崇明参与学习研讨后,她深刻认识到课还有新上法。这些云南孩子面对来自上海的“视频授课”和“资源共享”,惊喜万分地睁大眼睛,听课分外用心。

新教学模式“逼着”骨干教师们轮流上台讲课,且不能光讲,一定要有讲稿有PPT。“以前我们这乡村学校,没有几人会做PPT。现在我们都习惯了,还会在里面插入视频、设置背景音乐。”一名50多岁的教师说。

这里的人为之自豪

当地村民思想和观念的转变,还源于学校特别的表扬会。表扬会一改以往班级通报成绩的模式,由班主任发掘每个孩子的闪光点,将奖状送进寨子里。

“奖状要越大越好。”范永刚告诉记者,当时他鼓励将五六名孩子聚集到村委会,进行统一表扬,孩子拿到奖状或是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有些寨子还会敲锣打鼓庆祝一番,一时之间,吸引许多村民。有村里人还在老师们来的时候,悄悄拿着小板凳蹲在后面听。

“上海来的教师团队果然名不虚传,真有一套好办法。”当地村民都自豪地称大文中学为“上海实验学校”,大伙说,这几年,他们因两件事感到幸福,第一是在政府帮扶下,群众的日子越来越有奔头。第二件事就是大文中学来了一支上海学校管理团队。

2020年中考,全校86名考生中有近一半的孩子考上高中,其中500分以上的5名,有两人达到优秀等级。这是大文中学近10年来最佳成绩。去年新学期,大文中学又迎来一批新生,招生数比预计多出2个班。“孩子们都愿意来上学了。”范永刚相信,考出一个孩子,就能脱贫一个家庭,带动一个寨子。

“这里的孩子实在太令人心疼。”范永刚回忆,有一次期终考试,他给每个孩子买了曲奇饼干补充能量。可有个孩子却一直没吃,问其原因,孩子小声地说,饼干太好看了,他舍不得吃,要带回家留给奶奶吃。谈及那群孩子,范永刚哽咽了。

春节过后,他和大伙又将赴滇开始最后一学期的教育帮扶,“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快将‘输血’转变为‘造血’,为学校带来可持续发展的动力源,照亮孩子们的求学路。”范永刚语气坚定。

他想让更多农村孩子走出大山的心愿,一定不会等得太久。

标题:崇明最年轻的老校长,做了一件大事|http://www.wc10086.cn/433617.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