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权纷争北京文化第一、第二大股东否决董事会

实控权纷争:第一、第二大股东“否决”董事会提案 作者:贺泓源冰山之下, 实控权纷争:第一、第二大股东“否决”董事会提案 才是北京文化的真正隐患。3月12日晚,北京文化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承认第一大股东富德生

实控权纷争北京文化第一、第二大股东否决董事会

实控权纷争:第一、第二大股东“否决”董事会提案

作者:贺泓源

冰山之下,

实控权纷争:第一、第二大股东“否决”董事会提案

才是北京文化的真正隐患。

3月12日晚,北京文化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承认第一大股东富德生命人寿和第二大股东青岛西海岸控股对公司董事会提交 2021 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的《关于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的提案》投反对票。

“鉴于北京文化目前存在的相关情况,应慎重考虑更换会计师事务所事宜;北京文化董事会提供的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的材料过于简单,本公司无法有效决策。为保证年报的按时披露,维护股东利益,请北京文化与本公司保持充分沟通,进一步提供拟聘任的会计师事务所的详细背景资料及过往业绩,以判断该事务所是否有能力胜任北京文化的年度审计及相关工作。” 富德生命人寿称。

“建议公司董事会考虑聘请国内本土排名前三的会计师事务所为公司审计机构,以提高公信力。” 西海岸控股回函表示。

这意味着,

实控权纷争:第一、第二大股东“否决”董事会提案

北京文化大股东与董事会分歧走向台面化。2月的公告显示,富德生命人寿持股15.6%,青岛西海岸控股持股10.87%。

3月15日,北京文化报收5.56元,涨幅1.09%。

春节档票房赢家《你好,李焕英》,北京文化是第一出品方。图片来源:片方海报

股东

出现这一局面的原因是,囿于历史原因,北京文化董事会与股东层面脱节。北京文化最初为全民所有制企业,1998年在深交所上市,主要捆绑地方的“三山两寺”——妙峰山、灵山、百花山和潭柘寺、戒台寺。2004年年底,

实控权纷争:第一、第二大股东“否决”董事会提案

北京文化濒临退市之前重组,北京昆仑琨投资成为控股股东。

2010年7月,北京文化对外公告,丁明山的中国华力拟斥资5.38亿元购买北京文化 26.67%的股份,成为北京文化第一大股东。收购完成后,北京昆仑琨持股25.97%,变为第二大股东。

2013年,随着影视股热潮,北京文化方向调整为影视文化资产。北京文化以1.5亿价格收购宋歌的北京摩天轮文化。

2014年,张峻的生命人寿通过定增方式出资10亿元认购北京文化1.1亿股,持股15.66%,仅次于第一大股东丁明山的中国华力持有的15.97%。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后,

实控权纷争:第一、第二大股东“否决”董事会提案

丁明山退出北京文化董事长席位,中国华力方仅保留了董事名额。

当时,北京文化市值一度冲破300亿元。2016年2月,据富德系公告,张峻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此后,北京文化落入并无实控人局面。

2020年半年报显示,因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上海金融法院于2020年7月4日至2020年7月5日在”公拍网”司法拍卖平台上对华力持有的北京文化无限售流通股54,473,628股(占公司总股本7.61%)分2笔进行网络拍卖。经公开竞价,青岛西海岸控股以最高应价竞得上述股份共计54,473,628股。由此,

实控权纷争:第一、第二大股东“否决”董事会提案

西海岸控股入局并逐步增持至如今局面。西海岸控股背后是青岛国资委。

董事会

“由于北京文化股东持股接近,加上影视行业存在客观门槛,公司实控权落入董事长宋歌之手。”有接近北京文化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据多家媒体报道,宋歌家庭出自央视大院,其本人则是毕业于清华大学的理工男,但他的主要经历却是倒腾生意。40岁之前,他的人脉、生意与清华系纠缠甚深。

直到2008年,

实控权纷争:第一、第二大股东“否决”董事会提案

宋歌成立完美文化,投资了《非常完美》、《初恋33天》等电影之后,才算是完成了向影视商人转型的关键一步。

股东们选择宋歌,一方面是历史原因,另一头,则是宋歌操盘能力确实了得。

2014年,北京文化联合中影以5亿票房保底发行宁浩导演作品《心花路放》,该片最终拿下了近11.7亿票房,北京文化借此收入1.91亿元。其公告显示,《心花路放》分账比例为25%,宣传成本不少于5000万元。

2017年,北京文化联合聚合影联以8亿票房保底发行吴京的《战狼2》。该片票房最终56.8亿元,成为中国影史的最高票房。北京文化从《战狼2》最终获得收入1.6亿。

2019年,

实控权纷争:第一、第二大股东“否决”董事会提案

《流浪地球》横空出世。该片总票房超46亿元,年报显示,北京文化从中分得收入为6.3亿。

2021年,北京文化出品的《你好,李焕英》票房已超52亿元,位列中国影史第二,并将全球发行。北京文化公告显示,由于该片已委托第三方公司进行保底发行,保底票房收入为 15 亿。截至 2021 年 2 月 17 日 24 时,北京文化来源于影片票房收入约为 6000 -6500 万元。 

但频出爆款背面是,北京文化业绩向下,风波不断。2019年,

实控权纷争:第一、第二大股东“否决”董事会提案

北京文化营收8.55亿元元,净亏损23.53亿。其中,计提22.47亿资产减值。

在北京文化发布巨亏年报当天,公司前副董事长,世纪伙伴前法人代表、董事长娄晓曦在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涉嫌财务造假、公司高管宋歌、张云龙涉嫌违规披露及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等多项犯罪。

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北京文化净亏损6.4—7.9亿元;营收3.5—4.5亿元。

对于北京文化业绩变局,包括电影公司高管在内的多位业内人士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这是多方影响下的局面,欠缺失控人给公司带来不稳定基本面,跌落的行业激化矛盾。

此外,由于北京文化并未深入电影制作,其组局模式下行业基础不牢亦是重缺陷。对于大部分项目,

实控权纷争:第一、第二大股东“否决”董事会提案

北京文化并非不可替代要素。

值得注意的是,掌握着北京文化董事会的宋歌,实际持有股权有限。2020年半年报显示,其仅持有157.5万股。当然,北京文化收购宋歌旗下摩天轮文化时,支付了1.5亿现金分四年对赌,已于2017年结束后完成。

另据记者多方了解,北京文化的纷争,还将继续。

标题:实控权纷争北京文化第一、第二大股东否决董事会|http://www.wc10086.cn/455679.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