孚能科技渡劫归属净利润下降34064% 多位

原标题:“渡劫”:归属净利润下降340.64% 多位核心技术人员离职 本报记者/方超/石英婧/上海报道上市首年业绩亏损、核心技术人员离职……有科创板“动力电池第一股”之称的孚能科技(赣州)股份有限公司(688567.S

孚能科技渡劫归属净利润下降34064%  多位

原标题:“渡劫”:归属净利润下降340.64% 多位核心技术人员离职

本报记者/方超/石英婧/上海报道

上市首年业绩亏损、核心技术人员离职……有科创板“动力电池第一股”之称的孚能科技(赣州)股份有限公司(688567.SH,

原标题:“渡劫”:归属净利润下降340.64% 多位核心技术人员离职

以下简称“孚能科技”),眼下正在“渡劫”。

3月13日,孚能科技对外发布信息称,其核心技术人员、研发经理Michael Douglas Slater因个人原因辞去相关职务,而这已经是在短短半年多的时间内,孚能科技第三位离职的核心技术人员。

除此之外,孚能科技上市首年的业绩表现也堪称糟糕,2020年,其实现营业总收入11.29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53.91%,归母净利润为-3.1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40.64%,扣非净利润更是同比下滑5581.71%。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孚能科技此前还因计提资产减值一事,收到上交所问询函,其中,问询函要求孚能科技对存货跌价准备、应收款项坏账准备等问题作出回应。

核心技术人员“出走”

在上市不足一年的时间内,孚能科技已先后“流失”三位核心技术人员。

相关信息显示,2002年,王瑀与Keith创立美国孚能,2009年,孚能科技在江西赣州正式设立,其官网信息显示,孚能科技“为全球领先的软包动力及储能电池生产商,以及中国首批实现三元软包动力电池量产的企业之一”。

“核心技术人员、研发经理Michael Douglas Slater先生因个人原因辞去相关职务,

原标题:“渡劫”:归属净利润下降340.64% 多位核心技术人员离职

并于近日办理完成离职手续。”3月13日,孚能科技对外表示,Michael Douglas Slater离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相关信息显示,Michael Douglas Slater为美国国籍,先后担任Calchemist LLC化学家、美国阿贡国家实验室博士后研究员等职务,2014年7月至2019年6月,担任Farasis Energy Inc研发经理,2019年7月至今,担任Farasis Energy USA, Inc.研发经理。

而孚能科技公告显示,Michael Douglas Slater任职期间主导核心技术包括“高比容量正极材料技术”“先进电解液和锂离子电池技术”“高能量密度高安全电池关键材料应用技术”,主要参与的在研项目包括“400Wh/kg高能量密度”“高安全性动力电池技术开发”“高倍率插电混合动力电池技术开发”。

梳理可发现,除了Michael Douglas Slater外,其实在孚能科技于科创板上市一个月后,就出现了核心技术人员离职现象。

2020年8月22日,孚能科技发布信息称,其核心技术人员、高级经理Daniel Ba Le和核心技术人员、研发高级总监Matthew Paul Klein III因个人原因辞去相关职务,并于近日办理完成离职手续,公告同时显示,Daniel Ba Le、Matthew Paul Klein III在孚能科技任职期间,主导、参与多项核心技术研发。

“离职不会对公司技术研发、核心竞争力及持续经营能力产生实质性影响”,

原标题:“渡劫”:归属净利润下降340.64% 多位核心技术人员离职

孚能科技对于上述三位核心技术人员离职,在公告中皆如此表示,其“已经形成了以核心技术人员为研发带头人的成熟、专业和国际化的研发团队,具备持续创新的人才基础,为公司保持技术先进性和持续创新能力做好保障”。

颇为有意思的是,孚能科技曾在2020年半年报中如此表示,“海外疫情愈演愈烈,公司是全球化的国际公司,由于疫情的影响,员工特别是海外,尤其是欧美员工的稳定性带来一定的风险”,其将“加强员工关爱,同时引进其他区域的国际化人才,优化人员结构,把风险降到最低”。

而Wind数据显示,在2017年~2019年期间,孚能科技研发投入分别为0.47亿元、1.27亿元、2.71亿元,而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孚能科技的研发投入为2.91亿元。

对于频繁出现核心技术人员离职等问题,记者此前致电致函孚能科技,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信息。

上市首年业绩大幅下滑

在多位核心技术人员“出走”的同时,孚能科技与戴姆勒的合作关系也受到外界关注。

此前,据外媒报道,戴姆勒与孚能科技的合作关系面临破裂的风险,具体表现在,孚能科技当前仍未获得其德国比特菲尔德(Bitterfeld)新厂的建设许可,且戴姆勒对孚能科技提交的第一批电芯样本并不满意。

一石激起千层浪,

原标题:“渡劫”:归属净利润下降340.64% 多位核心技术人员离职

孚能科技与戴姆勒合作恐“生变”的传闻,曾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国内媒体相继转载了德国ManagerMagazine关于公司的报道,传言戴姆勒和公司的合作面临破裂风险,文章说到公司的德国工程尚未拿到批文,并且公司给戴姆勒提供的电芯样本是‘灾难性的’,双方合作有重大问题.请问公司是否属实,”在上证e互动平台,亦有投资者如此向孚能科技发问。

而梳理可发现,孚能科技此前已在官网发布《关于与戴姆勒合作的说明》,“孚能科技交付给戴姆勒客户的电芯,模组和电池系统的产品性能与技术规格已得到了戴姆勒客户广泛的测试认证和认可。迄今为止,孚能科技交付给戴姆勒客户的产品质量都是符合客户质量要求的”。

但在回应电芯质量传闻的同时,孚能科技在《关于与戴姆勒合作的说明》中,并未清晰回复关于德国工厂的进展信息,对于投资者在上证e互动平台的询问,其也仅如此回复,“目前德国项目正在按计划推进中,目前进展顺利”。

梳理可发现,在孚能科技即将于2020年7月完成科创板IPO前夕,戴姆勒大中华区投资有限公司作为重要的战略投资方参与其中,孚能科技对此宣称,“戴姆勒入股孚能科技且持有3%股份,并签署正式的战略合作伙伴协议”。

除了与戴姆勒合作“生变”的传闻外,

原标题:“渡劫”:归属净利润下降340.64% 多位核心技术人员离职

孚能科技还不得不面对上市首年就出现业绩下滑的尴尬现实。

孚能科技2020年业绩快报显示,其营业总收入同比下降53.91%,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340.64%,而Wind数据显示,在上市前的2017年~2019年,孚能科技的营收增速分别为185.72%、70.00%、7.65%,也即孚能科技在上市首年就出现业绩“大变脸”。

对于营收下滑53.91%,孚能科技解释称,“由于疫情的影响,海外摩托车客户ZERO的供货较上一年度大幅下滑”,除此之外,2019年前三大客户减少对其采购额、镇江工厂一期产能爬坡缓慢等也被列为主要影响因素。

记者注意到,除了上市首个财年业绩大幅滑坡外,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动力电池江湖中,以软包动力电池为主要产品的孚能科技,其市场占有率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2020 年,孚能科技装机量为0.85GWh,同比下滑 29%,其市场占有率也从2019年的 1.95%,快速下滑至 2020年的 1.3%。

不仅如此,在国内,软包动力电池属于“小众路线”,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新能源汽车市场软包电池装机量为3.93GWh,对应市场份额为 6.1%,相比往年,软包电池市场份额再次缩小,但与此同时,等巨鳄却先后进入软包电池领域,加速“跑马圈地”。

对于上市首年业绩下滑、如何应对愈来愈激烈的市场竞争等问题,

原标题:“渡劫”:归属净利润下降340.64% 多位核心技术人员离职

记者致函孚能科技,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其回复。

标题:孚能科技渡劫归属净利润下降34064% 多位|http://www.wc10086.cn/456435.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